網站首頁 > 資訊

張朝陽親自站臺搜狐社交產品狐友,光環之后,看誰在裸泳

來源:郭靜   作者:   時間:2019-06-18 16:06  字號選擇:

自從2018年5月29日重新回到新浪微博后,張朝陽便開始頻繁地更新微博內容,在李彥宏馬云丁磊馬化騰等一眾20世紀90年代的互聯網大佬中,張朝陽是微博上最活躍的大佬。 

外界流傳著各種揶揄張朝陽的聲音,但張朝陽依然我行我素,畢竟張朝陽曾經也是站在中國互聯網浪潮之巔上的人物之一,他人達不到張朝陽的思想高度,自然是雞同鴨講。 

最近,天馬行空的張朝陽又有了新想法。搜狐在6月9日舉行了一場開放日活動,搜狐旗下社交產品狐友App正式上線,張朝陽親自站臺,并且還有不少校花校草參與活動,知名藝人柳巖也來捧場。 

2019年1月15日,聊天寶、馬桶MT、多閃三款社交產品在同一天推出,這被認為是三家互聯網公司同時對微信進行圍剿,然而,僅僅過了幾個月時間,這三款產品便逐漸沒了聲音。 

如今,又有一家互聯網公司不信邪,再次向社交領域發起沖擊,社交領域的門檻真的這么低嗎?亦或是社交領域的誘惑真有這么大?引得眾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社交戰場發起沖擊。在眾多互聯網公司的社交之路均嘗試失敗之際,狐友憑什么就能脫穎而出成為社交巨頭呢?搜狐的自信又來自哪里? 

狐友的軟肋 

僅僅上架兩天時間,狐友便從App Store、應用寶、豌豆莢、華為應用市場等應用商店下架,張朝陽的說法兒是:“因為狐友重要產品功能需要改進,半小時后,即6月12日零點,狐友APP將從各應用商店下架一周。”charles的這一解釋并不被外界接受,大家仍然對狐友的前景表示擔憂,狐友的名稱也被網友吐槽不已,狐友很容易和貶義詞“狐朋狗友”聯系在一起。 

狐友的Slogan是:“狐友APP:擴張我的社交圈!”很溫和,既沒有明確的攻擊性,也沒有表明具體的年齡段/人群圈層,甚至大家都很難直接找到具體對標對象,它跟微信明顯不同,用戶打開狐友App后首先進入的是“動態”頻道,這跟社區型產品有點像,IM被排在第二位;狐友也不像微博,它沒有認證體系,也就不存在大V和普通用戶。這樣一款社交產品,由不得人們不對它產生疑慮,綜合各方面來看,它的軟肋不少。 

第一,張朝陽的個人IP效應太強,其他人獲取粉絲太難張小龍是在微信成為移動互聯網“船票”之后才逐漸被外界所關注,知道陌陌的人也絕對比知道唐巖的人多,但知道張朝陽的人肯定比知道狐友的人多,狐友能被外界知曉,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張朝陽的IP帶動下才逐漸有了聲音。 

幾乎每個注冊狐友App的用戶,都會被動關注張朝陽的狐友賬號,張朝陽目前在狐友上的粉絲多達257.7萬,是其微博粉絲數的7.8倍。張朝陽作為老板能夠想辦法獲取如此之多的粉絲,很是容易,但是其他人怎么辦呢?大量普通用戶怎么辦呢?柳巖在狐友上的粉絲量也僅為56.2萬,憑借柳巖的名氣,在其他任何平臺上,粉絲量都不會如此之少,可見,除了張朝陽能夠輕易獲得粉絲外,其他人要想獲得粉絲非常困難。 

張朝陽對狐友是真愛,截至目前他一共發布了11949條動態,是他微博發布量的29倍,其狐友簡介內容是:“搜狐公司董事長及CEO,搜狐產品的事兒,直接找我就行。”從張朝陽在狐友上發布的動態數量以及簡介來看,張朝陽還是有著一顆產品經理的心,只是,這對產品本身而言很難判斷是好事還是壞事。 

給狐友貼上張朝陽的標簽,短期內確實能給產品帶來影響力和流量,但是僅僅依靠張朝陽是不夠的,一款日活過千萬乃至過億的社交產品,絕對不是靠某一個人或少數幾個人就能實現的。 

第二,普通人擴張社交圈很難。“擴張我的社交圈”看上去卻也有些激勵作用,但是究竟該如何擴張社交圈呢?或者說擴張社交圈后又有哪些作用呢?目前在狐友上面還沒有體現,即使有些用戶的粉絲數達到了罕見的幾萬人,可這些粉絲會產生什么價值呢?訂閱關系并不是社交關系,彼此產生社交話題的概率和頻次會非常低。 

真正能產生社交關系的還是IM部分,而IM需要用戶自己去拉人頭,即邀請其他好友來狐友入駐,可問題在于,既然大家本身就是好友關系,何必還要非得去狐友上進行社交呢?微信、微博、陌陌等社交產品完全能夠滿足用戶的這個需求。 

普通用戶的社交圈要想進行擴大并不容易,有數據顯示,即使是微信,用戶平均好友個數也才200個左右,狐友的用戶基數遠沒有微信大,用戶的社交圈就更難擴大了。 

第三,輕度社交關系鏈,導致用戶活躍度低。狐友目前的用戶群體,更多的是趨于娛樂屬性,大量中頭部賬號都是從“國民校草大賽”、“國民校花大賽”上篩選出來與用戶之間形成訂閱關系,這種情況下,用戶與訂閱者之間只有可能是一種輕度的社交關系鏈。 

郭靜的互聯網圈觀察,大多數頭部賬號發布的內容,轉發量、評論量都很少,這里面按固然是因為沒有刷量的偽數據因素,但也映射出用戶活躍度低的事實。擁有200多萬粉絲的張朝陽發布的動態內容,轉發量和評論量數據也僅僅在100以內,其他賬號的數據就更慘淡了。 

狐友很難有一種強的社交關系鏈存在,真正強社交關系,可能直接用微信了,用狐友的概率極低,比如,在一個會場里,大家會互相交換聯系方式,正常是大家互相交換微信號/名片,誰還會說,“我們加個狐友吧”。 

若用營銷理論來看待狐友的表現,就是目標不夠明確,它既不想成為“下一個微信/微博”,又很難有好的創新點存在,這種搖擺不定會讓它出現迷失。 

狐友必須面對的現實 

名人站臺在互聯網行業并不罕見,馬桶MT上線之際,前快播創始人王欣也對馬桶MT進行了安利,李彥宏、馬云、馬化騰等大佬們也都曾為自家的產品站過臺,但站臺所帶來的光環效應終究會消失,此時,對產品就是極大的考驗,狐友必須直面互聯網行業的現實。 

首先,狐友并不突出,一切都要靠自己打。PC6下載站的數據顯示,中國手機社交類App目前多達4490個,很難想象,在微信、QQ如此強大的情況下,竟然還有那么多社交APP存在,在社交這條賽道上,“總有需求未被滿足”的真理得到了最好的驗證,用戶在社交需求上似乎永遠不會得到滿足,一款App不行,就換一款App,在有了熟人社交產品的情況下,用戶依然需要有一些陌生人社交產品存在。跟其他4000多款社交產品一樣,狐友并不是一款特別突出的社交產品。這意味著,狐友必須像所有移動互聯網產品一樣,拼命地吸引用戶下載,將用戶規模和用戶基數給做起來,否則,一切都是空談,所有新上線的App都會面臨這個問題,狐友也不例外。 

其次,與其他社交產品的關系。狐友目前的策略是跟其他社交產品友好合作,用戶可以在狐友內發布來自微博、抖音、秒拍、微信等各類網站鏈接,這樣就可以增加狐友動態的內容豐富度。 

但是,狐友的用戶又該怎樣進行社交關系裂變呢?直接拿著二維碼一個一個去掃嗎?這種速度很慢也不現實,用戶唯一能擴張社交關系的方式,就是通過其他平臺,這種時候,微信、QQ、微博等平臺又會是怎樣的態度呢?須知,各個平臺對其他平臺的二維碼幾乎都是屏蔽的,狐友該怎樣從微信、QQ等平臺上搶奪用戶呢? 

目前來看,馬桶MT、聊天寶等產品都沒辦法邁過微信、QQ、微博這三座大山,缺少了這些平臺的生存,搶用戶是空談。 

還有就是怎樣解決留存率和活躍度問題。百度指數顯示,馬桶MT、聊天寶、多閃在2019年1月15日的數據分別為429366、40927、138308,其后,馬桶MT、聊天寶、多閃的百度指數便再也沒達到這個高度,狐友的百度指數在6月11日達到了峰值,為6151次,低于馬桶MT、聊天寶、多閃的發布情況。 

馬桶MT、聊天寶、多閃在短期內獲得了大量用戶關注,但是隨著關注度的降低,用戶逐漸面臨“無人可交”的情況,作為一款社交產品,如何都沒人跟用戶說話,他自然就逐漸拋棄這款產品。 

狐友也必須跟馬桶MT、聊天寶、多閃一樣解決留存率和活躍度問題,就目前來看,狐友的解決方案并不算好,指望純粹靠內容制勝,還是過于理想化,好歹馬桶MT、聊天寶們還是用了“紅包”策略,狐友什么激勵措施也沒有,用戶憑什么要去用它呢?對于中頭部用戶而言,沒了C端用戶評論轉發互動,它們也會失去分享和發布內容的樂趣。 

據郭靜的互聯網圈觀察,狐友App當前版本有不少缺陷: 

1)不支持話題搜索,目前的搜索功能只能搜用戶,其主推的話題功能并不能被用戶搜索到; 

2)沒有點贊功能,只有評論和轉發兩種選擇; 

3)不支持在線視頻編輯器,用戶拍攝的短視頻內容沒有任何編輯按鈕,只能直接發布; 

4)沒有貨幣功能,不支持任何貨幣交換,比如贊賞,向其他好友發紅包等。 

關鍵詞:搜狐 | 狐友App 
分享到:

版權聲明:
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,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。
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

雜志

在線訂閱
2019年05期
2019年05期
羊毛出在豬身上,先積累用戶,然后再從其他地方獲得收益。只要 …
2019年04期
2019年04期
盡管近年來眾多機構爭相扎堆頭部企業,希望在越發充滿不確定性 …
2019年03期
2019年03期
2016年,雙創最熱鬧的時間節點,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聯合某戰略研究…

機構專欄

  • 澳銀資本
  • 松禾資本
  • 上汽投資
  • 嘉實投資
首頁
股權投資機構
LP
行業
新金融
會議
會議報名
往屆回顧
定制活動
推薦會議
研究
榜單
報告
招聘
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版權所有:融中財經  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 合作熱線:010-84467811  備案號:
20192019法甲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