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> 資訊

模式越來越“重”的小豬短租,談盈利還早

來源:節點財經   作者:   時間:2019-06-18 17:06  字號選擇:

融中財經(thecapital.com.cn)是中國第一家綜合性高端財富管理網站,打造了業內信息最完整的包括私募股權投資、陽光私募證券投資、固定收益信托投資以及高端房產投資在內的高端財富管理平臺。通過雜志、網站、無線及線下活動等方式,為投資者與投資機構提供便捷有效的財富管理增值服務。

前不久,小豬短租因租賃智能門鎖“隱藏協議”的霸王條款被網友投訴的風波,又一次將在線短租行業推至輿論的風口。

作為共享經濟大軍中的一支,小豬等在線短租平臺主要針對的是18-35歲有旅行和過渡性住宿需求的人群,為其提供P2P關系的協同消費。

隨著人們收入的增加和生活質量的提高,個人游、家庭出行等正成為高頻次消費。新時期消費觀念的變化,出行的便捷,以及傳統酒店無法滿足消費者多元化需求,均為在線短租行業的發展創造了條件。

然而,行業相關法律法規的缺席,導致“偷拍門”、“盜竊門”、消防隱患等市場亂象頻出,安全與合規已成為行業的重災區。伴隨著共享民宿熱潮,大量的退押金糾紛、投訴等問題也屢次發生,行業“灰色地帶”亟待監管和治理。

目前,在線短租行業雖然處在高速發展階段,但市場始終沒有爆發,甚至還處于培育階段。

01在線短租的“森林”法則

從時間軸上看,國內在線短租行業起步早于國外,2002年隨著優帕克集團在上海的成立,在線短租的萌芽初現,但近10年行業表現平淡無奇。

2008年Airbnb在舊金山成立,發展不到3年估值10億美元,資本的關注讓國內創業者看到了機會。2011年始,愛日租、住百家、途家、游天下、螞蟻短租、小豬短租等眾多玩家相繼涌入賽道,在線短租進入初步發展階段,行業處于一片藍海,每個平臺都想自由的仰泳。

互聯網新型業態大部分是追風口而生,在線短租也不例外。和共享出行前期發展如出一轍,在線短租初期同樣通過燒錢模式迅速搶占市場。

各平臺通過增大廣告投入,一方面是獲取用戶,另一方面則是擴大平臺知名度,這本無可厚非。但與共享出行的燒錢大戰相比,在線短租大量長期燒錢的負擔更重,且前期商業模式模糊的情況下,運營效率與投入產出比失衡,會讓企業過早陷于泥潭。例如,2013年,愛日租因資金鏈斷裂倒閉,凸顯出行業發展急功近利的戾氣。

然而資本的注意力并沒轉移,2015年隨著共享經濟的大爆發,以及寬松的政策,在線短租迎來又一次風口,更加受到資本的關注。7月,小豬短租獲C輪6000萬美元融資,木鳥短租獲A輪6000萬元融資;同年8月,途家網完成D及D+輪3億美元融資,估值超10億美元;住百家則完成近2億元B輪融資。而這一年Airbnb進入中國,行業廝殺愈演愈烈。

騰訊研究院數據分析顯示,2015年是在線短租融資次數最多的一年。然而進入2016年上半年,在線短租融資次數大大減少僅發生4次融資。資本的狂熱,讓短租行業像坐上了過山車,在共享單車、共享充電寶陸續觸礁后,共享住宿行業也未能幸免,迎來了它的“資本寒冬”。

而此時行業的發展進入第一個整合期,2016年6月途家戰略并購螞蟻短租。接著,2017年是在線短租行業的一個分水嶺。4月美團榛果民宿上線;11月阿里云鋒基金領投小豬短租E輪融資;攜程則持股途家為其股東之一,民宿短租行業“站隊”趨勢明顯。

經過一輪競爭,途家網占據在線短租40%的市場份額,木鳥短租占28%,處于第一梯隊,小豬短租則占18%,位于第二梯隊。2016年以后,行業不斷有新成員加入,企業試圖通過差異化發展從而占領高地。

下面以小豬短租為例,分析在線短租行業的運營模式以及存在的問題。

02C2C造血不足,B2C尋轉機

小豬于2012年上線,是國內房屋分享經濟領域的C2C代表性互聯網企業,主要為用戶提供共享住宿預訂服務,房客和業主房東在平臺上自主實現預定、入駐、評價的流程。目前,小豬的盈利方式是對房東端抽取交易額10%的傭金,廣告和增值服務收效甚微。

相對來講,此種營收模式較為單一,投入卻也不小。特別是在獲客方面,隨著流量紅利的消失,主要流量被巨頭壟斷的境況下,企業獲客成本也相應增高。大量投放廣告,請明星代言等成為獲取用戶的主要方式。

然而,當平臺觸及流量的天花板,自身又缺乏再造流量的能力,便對外部渠道流量形成依賴。小豬通過與《向往的生活》《高能少年團》、新版《流星花園》等綜藝和劇集的合作,跨界營銷來為平臺增加流量。

運營上。C2C模式下企業運營成本較低,但信用體系的不完善成了制約行業發展不可回避的因素。為提高客單價,小豬短租推出折扣返現活動,通過補貼用戶和房東,盡可能多地吸引客流,增加顧客交易次數。然而,有消費者通過投訴平臺反映,在小豬平臺砍價成功后卻以“IP地址異常”為由不予返現等事件時有發生。

另外,小豬服務的房源有非個人房源和個人房源兩種類型,房源質量層次不齊,衛生服務等管理混亂的問題導致用戶住宿體驗差等,都對平臺的運營能力提出高標準高要求。而小豬未能協調好房東與租客之間而導致入住失敗案例也不在少數,

以上,對于小豬信任機制提出考驗,并且無形中增加平臺的運營成本,同時也影響了小豬的口碑傳播。面對眾多問題的席卷,小豬將如何突圍?

房源不夠,附加服務來湊。2018年小豬推出攬租公社,為房東提供涵蓋設計、軟裝、保潔、商城、物聯網設備、智能化管理等環節的經營解決方案。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房東的經營門檻。但相應的,小豬運營成本加厚。

隨著服務鏈條的標準化,小豬是第一個為房東安裝智能門鎖,提供房源清潔等附加服務的短租平臺。但據網友反映,小豬平臺關于智能門鎖存在“霸王條款——收180元服務費,退鎖時需要先交隱藏協議里的300元安裝費”。

另外,近年來“偷拍門”、“盜竊門”、消防隱患等市場亂象頻出,安全問題正在吞噬短租行業的邊際效益。隨著市場快速發展,安全、合規若不能有效解決,將會極大地制約整個行業的發展,同時也會波及企業成長。

純粹平臺有其局限性,依靠C2C模式又很難長久的走下去,況且小豬平臺當前模式并未走通。轉型在即。

2019年5月17日,小豬CEO陳馳在品牌發布會上表示,小豬從純平臺向“平臺+”綜合體轉型,逐步構建適合中國市場的特色住宿生態。而這意味著,小豬將正面對抗途家。

如圖所示,從左至右模式越來越重。(圖:艾媒咨詢)

從C2C到B2C,從純線上走向線下,小豬從輕資產模式向重資產模式過渡,轉型即競爭。不僅有線下酒店、OTA連鎖品牌的眾多玩家,還有途家、泊寓、自如民宿、木鳥、Xbed搜床等對手。

在線短租的最大競爭力在房源,占領房源就等于占領了市場。

目前,途家已覆蓋國內345個目的地和海外1037個目的地,在線房源超過100萬套;自如民宿依托母公司鏈家強大資源,在2016年上線僅數月,就在全國北上廣深等城市擁有超過2000套房源,并以每月新開2-3個核心城市,新增千余套房源的速度擴張。而截至2019年5月,小豬擁有房源超過80萬間,分布在全球超過700座城市及目的地。

面對僧多粥少的局面,小豬要低成本拿房源似乎不現實。而且流量的短板導致平臺客單價降低,小豬B2C轉型面臨巨大挑戰。

另外,為滿足用戶多元化需求,小豬推出綠皮火車房、森林木屋、星空房等IP主題,而打造IP也是一個高成本的過程。

面對經營成本的上升,經濟型酒店正從重資產模式向輕資產模式轉型做減法,而小豬卻是在做加法,僅有平臺的底子去做重模式運營,加大投入在所難免,而對于盈利薄弱的小豬而言,一口吃個大胖子怕是難消化。

當然,也可以借助資本的力量,但燒錢和打造IP概念不是萬金油,最終決定企業能不能成功的還是商業模式能否走通。就目前表現來看,小豬向平臺+模式能否成功過渡,可能要打個問號。

03上升賽道變窄

在線短租行業是一個增量市場。據速途研究院報告,2018年中國在線短租行業市場規模達到165億元,預計2019年有望達到221億元。另外,艾媒咨詢在《2018上半年中國在線短租行業監測報告》中預計,2020年在線短租用戶規模將達到3.04億人。

然而,短租市場6300萬套閑置房源和4億人次的旅游需求說明,在線短租市場供需嚴重失衡。并且隨著用戶規模的不斷擴大,用戶增長率卻呈現急速下滑態勢。

另據艾媒網報告,2018年中國酒店供給整體呈現增長趨勢,酒店整體供給的房間增長率達到了10.2%。隨著消費者對住宿環境要求的上升,中端型酒店的房間供給增長迅速,增長率位居各檔次酒店首位,達到15.7%。以華住為為例,華住的月活躍用戶規模穩定。

傳統旅游住宿占據大部分的市場份額,OTA領域平臺也切走部分市場甚至更多,事實上,留給在線短租的市場份額并不多。

與此同時,房源數量不再是衡量企業發展階段的唯一標準,用戶體驗與盈利目標才是關鍵所在。小豬雖在資源整合方面獲得流量,但用戶滲透率卻在波動下降,而這直接影響平臺用戶的轉化率。

經過企業規模不斷擴大和時間的沉淀,互聯網短租行業從跑馬圏地的“上半場”,進入精耕細作的“下半場”。在相互博弈中,途家和小豬短租逐漸的進入第一梯隊,螞蟻短租、木鳥和自如等位于第二梯隊。

目前,市場頭部玩家已走到岔路口。途家截至2018年上半年,中國本土房源超過80萬,全球房源超過120萬,是小豬的3倍;日間夜量突破13萬,相當于Airbnb和小豬夜間量總和的5倍。而Airbnb由于本土化難消化,如何降低運營成本是其最大的瓶頸,而這也是國內短租行業的痛點所在。

目前,Airbnb已經成長為310億美金的獨角獸,而國內還沒有如此高估值的企業出現,當前玩家企業要成長為幾百億的獨角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04總 結

國內在線短租行業,起步雖早但發展晚,在盈利模式上東施效顰美國的“獨角獸”Airbnb,但此類玩家中其實距離真正的健康盈利模式還時候尚早。

目前來看,短租行業市場格局未定,未來,在線短租能不能迎來爆發以及什么時候爆發都是個未知數,因為資本已經給出答案。截至當前,頭部玩家中僅有途家和小豬短租融資進行到E輪階段。

在資本不看好的情況下,小豬短租轉型是不得不做的事,因為不轉型就要被出局。而不管是C2C還是B2C,首先要解決的是安全和合規問題;其次是控制運營的成本;最后,加強自身造血的能力,小豬短租在未來或許能搏一把。

關鍵詞:小豬短租 | 轉型 | 資本 
分享到:

版權聲明:
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,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。
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

雜志

在線訂閱
2019年06期
2019年06期
誰在主導達晨? 自成立起,劉晝、肖冰、邵紅霞組成的“鐵三角”…
2019年05期
2019年05期
羊毛出在豬身上,先積累用戶,然后再從其他地方獲得收益。只要 …
2019年04期
2019年04期
盡管近年來眾多機構爭相扎堆頭部企業,希望在越發充滿不確定性 …

機構專欄

  • 澳銀資本
  • 松禾資本
  • 上汽投資
  • 嘉實投資
首頁
股權投資機構
LP
行業
新金融
會議
會議報名
往屆回顧
定制活動
推薦會議
研究
榜單
報告
關于我們
招聘
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版權所有:融中財經  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 合作熱線:010-84467811  備案號:京ICP備11038469號-1
20192019法甲排名